名优馆app官网ios苹果

“我想尽快的找到我的弟弟江枫,你认识的人多,帮我一起找找吧!”江可欣语气有些纯碎,有些伤感。

屈梓楠听到江枫的名字,心头一颤,这个男子,不是被刘惠云杀人灭口了吗?他就只差一点证据去向警察局报案了,屈梓楠想到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住在自己家,就心寒。

“好,我尽力。”

他也只能这样说了,毕竟,在没有确定江枫的生死,他也不敢断言,更何况活要见人死要见尸,他不想尽早的让江可欣担心流泪。

江可欣点了点头,犹豫了片刻:“还有……明天见面的时候,把我相机的照片还我好吗?那是我唯一的最美,定格了很多美好的画面。”

包括六年前的瑞瑞,还有今年完整的一家三口,都将幸福刻画在相机上了,她真的想要留着做纪念。

屈梓楠心疼一怵,着实没料到江可欣会问起相机的事,更没料到相片对江可欣来说有这么的重要。

于是,屈梓楠实话实说了:“相机的内存卡也摔坏了,我实在找不回那些相片了。”

“嗯,我相信你,那江枫的事就拜托你了,再见!”说完,江可欣迅速的挂断了电话,还来不及为照片的尽失悲伤,还来不及呼吸,就匆匆的挂断了。

手机捂在揪心的胸口,闭上了双眼,真的有种想要纵身跃入湖中,一了百了的轻生念头,但是,她总是有很多放不下的东西,也一直自认为坚强的自己,不可能会做出这种低级的傻事来。

给她多活几百年都愿意,可是今天的她觉得好累了、心好痛了。

呼吸的节奏

到了晚上,江可欣呆愣的坐在宿舍的铁架床上,如同丢了魂一般,不哭、不笑、也不闹……

宿舍人更多的都是以同情的眼光看待江可欣,出面的时候还快乐的像一只小鸟,飞上了青天,才发现自己无依无靠,只能默默的为她感到悲哀。

舍友们都知道江可欣心情不好,所以都没人去搭理她,只是不知道哪个不识趣的人突然放起了手机的音乐,悠扬的音乐瞬间游荡在悲伤的空气:“我是一只小小小小鸟,想要飞却怎么飞也飞不高,我寻寻觅觅寻寻觅觅一个温暖的怀抱,这样的要求算不算太高……”

良久,一个好心的舍友拿了个奶油面包给江可欣,疼惜道:“小欣,吃点东西先吧,天大的事也要把肚子填饱再说啊!”

江可欣抬眸睨了舍友一眼,凄然一笑:“谢谢……”

然后伸手去接过面包,才突然发现自己已经整整一天没吃东西了,除了今天下午喝了口苦咖啡,就连水也没碰一滴了,饿的早已没有了知觉,不是她爱这么来摧残自己,折磨自己……而是,她真的吃不下。

早已经饿的没知觉的她,看着手里捏着的满满都是奶油陷的面包,一阵油腻到恶心的感觉突袭而来,五脏六腑也开始排山倒海的翻滚着,酸水直逼心头。

江可欣忙将面包搁在一旁,迅速的往厕所里飞奔过去,来不及关上厕所门,便开始在那里干呕起来,样子痛苦不堪。

因为她今天没吃什么东西,所以,无论她怎么呕也呕不出什么了,只有酸酸的唾液还在嘴里打转,江可欣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肚子里,却怎么也呕不出来,难受的她想要死掉。

当江可欣缓和下来后,洗了把手,准备走出洗手间,抬眸,发现洗手间的门口已经被好奇的舍友们堵住了。

谁都猜的出来江可欣现在的状况,除了她自己。

但是考虑到不伤到舍友之间的和气,她们都没有把自己的猜想告诉江可欣,因为今天江可欣的失落和悲伤,她们都心里有数,能做的就是让她一个人好好的安静。

回到自己的床上,江可欣再次的捧起了那个奶油面包,但依旧有种想要呕吐的冲动,该吃点东西了,傻瓜江可欣,笨蛋江可欣,没出息的江可欣。

江可欣将自己骂了一遍后,一口咬住了面包,奶油也好不客气的溢满了江可欣的嘴里,嚼了几下,却怎么也咽不下去。

江可欣这才发现,她吃的是面包,吞的竟是眼泪。

是不是眼泪吞进肚子里了,就证明自己很坚强了?

如果是,她咬着牙也要把眼泪往肚子里吞,她要让屈梓楠看到一个坚强的自己,也让自己为自己的勇敢而感到骄傲。

舍友们假装自己没有去看江可欣,各自干着各自的事情,其实眼角的余光都锁定在了一个小铁架床上的江可欣。

一个舍友看着江可欣吃面包的痛苦样,有些心疼,谁都有失恋的时候,谁都有伤心难过的时候,于是,从袋子里抓了几个红的刚刚好的沙糖桔。

缓缓的走到江可欣的身边,看着她因吃面包痛苦到微微扭曲的小脸,将橘子一把伸给江可欣,疼惜的道:“小欣,还是吃点水果吧!面包吃不下就算了,女人,要懂得爱惜自己啊!”

江可欣抬眸,睨着舍友,眼眶里悬着两颗泪,却倔强的怎么也不肯掉下来,接过橘子,已经凄然一笑:“谢谢”

垂眸,吸了吸酸楚的鼻子,继续啃着那个油腻的面包,她发誓,她已经再也不吃奶油面包了,不对,是看到人吃就远远的走开。

“小欣,吃不下就不要吃了,何苦呢?”说着,舍友没办法只好一把抢过江可欣双手捧着的面包,搁在离江可欣较远的桌面上。

江可欣愣愣的看着腾空的双手,然后又拿起旁边的橘子,不快不慢的剥了皮,然后两口一个,很快就把小小个的沙糖桔吃光了,她还想吃,可是又不好意思跟舍友要。

舍友边帮江可欣收拾着橘子皮,边柔声的关心道:“要是不舒服,就去医院检查一下吧,别强忍着,我可以陪你一块去。”

江可欣的泪仍在眼眶里打转,倔强的不肯屈服,颔首点了点头,抿嘴一笑:“嗯,谢谢你!”

江可欣果然觉得自己是一个敏感的人,一点点的恩惠,一点点的关心,都能让她感动好一阵子。

就这样,江可欣就这么浑浑噩噩的过了一个晚上,整个人都觉得不舒服,但又说不出哪里不舒服,只觉得心情很压抑,很阴郁。

第二天早上醒来,一阵饥饿感突袭而来,江可欣摸了摸肚子,全身无力的坐了起来,整个身子软的像根面条,就像少了一根支撑点。

正准备下床找点东西吃,才发现肚子里的五脏六腑又开始无规律的翻飞旋转着,阵阵酸水直逼她的心头,想呕又呕不出来的感觉,好熟悉,好难受。

宿舍的其他人都还在睡觉,江可欣尽量放轻自己的呕吐的声音,但是洗手盆前的她,痛苦的几近忘了自己,又怎么会顾得上舍友们。

呕了大半天,依旧是干干净净的洗手盆,让江可欣觉得好没有成就感,就好像有一个毒物藏在肚子里,只要一天不呕出来,就会一直在她的肚子里作怪,直到呕的撕心裂肺。

江可欣用冷水狠狠的洗了把脸,缓缓抬眸,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凌乱的长发,苍白的脸色,核桃般的双眸,暗淡无光,连一向红润的双唇,也惨白的没有一丝血色。

这么难看的脸色,下午还怎么去见屈梓楠?江可欣在这个时候,想到的第一件事情一成不变的还是屈梓楠。

突然,江可欣对着镜子笑了,肆无弹忌的笑了,笑的有些疯狂,笑的有些惨痛……

满脸的水还在脸上滴滴的滑下,或许还渗合着江可欣的泪水,她就是这么的爱逞强,宁愿洗澡的时候躲在花洒下哭,或者在泼了满脸的冷水下哭。

雨水混合着泪水,骗了自己,也骗了别人。

从洗手间出来,拖着疲惫无力的身子,跌跌撞撞的往自己的床上走去,什么都不想干,只想躺在床上,睡的天昏地暗,不省人事,不是她想颓废,而是身体迫使她这样想。

隔壁床的一舍友探过头来,扯了扯江可欣的衣袖,一脸神秘的小声着在江可欣的耳边道:“诶,这是我私家秘藏的,一般人我是不给的哦,今天送你一个。”

然后从背在身后的手抽了出来,拿着一个长方形的小纸盒,变魔术般的出现在江可欣的跟前,嬉笑着爽快道:“拿去吧!祝你好运……”然后喜滋滋的看着江可欣的反应。

江可欣不解的接过纸盒,睨了眼舍友怪异的表情后,垂眸,“XX验孕棒”这几个大字愕然的出现在江可欣的跟前,脑子也瞬间被蹦炸开了一般。

江可欣想着昨晚和今天的不良反应,难道真的???怀——孕——了——?

随即,江可欣抬眸一脸错愕的睨着舍友,双眸里尽是惊恐和不可思议。

只见她舍友冲她一笑,然后点了点头,示意她先去测一测,祝她好运,则是看她想不想要孩子。

江可欣犹豫了片刻,手里紧紧的捏着验孕棒,下了床,往洗手间迈去,还来不及细想她想不想要孩子,便把那根验孕棒插入了盛好的尿液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