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版抖音应用

赵晋琛和一号住的房子在公安局后面,是家属房,他们分到手的比较晚,在胡同大里面。

晚上走,胡同的光线幽暗,陆思慧想进去看一眼,就跟着一号往里面走。

“这电线接的可真乱。”

陆思慧借着清月的光辉,看向胡同上空,皱眉对一号说了句。

“是啊,公安局家属房这边还好点,左边是纺纱厂的家属房,又是接门斗,又是随便拉线,隐患很大。”

一号点点头,她刚搬来的时候,也是这感觉,太杂乱了,头上像是结着蜘蛛网。

“这就是我家。”

走到胡同中间的位置,一号停在一个小院门口,陆思慧看了一眼,黑色的院门,有个门斗,像是个小仓房,院里面是两间青砖房,起脊的房子,一家和一家之间的院墙都只有一米多高,守望相助,看着还不错。

“挺好啊!咋说也是你们的二人世界,我买的房子还扔在那呢!等孩子们大一点,我就想搬回去。”

陆思慧没想进屋,就在院外跟一号说话,看到他们的小家,她很想回自己的房子去看一眼,反正也到市里,离她家不远了。

“说实话,我也喜欢现在的宁静,只有我和晋琛俩人,想说什么就说什么?只穿着背心,也敢屋里屋外走。”

一号笑着回了句。

邻家姐姐初长成

“是啊,自己单过自在,我走了。”

陆思慧挥挥手,今天是空手来的,找日子过来送点她们能用得上的东西,回去看看再说。

“回去慢点开,过两天我准备一下,你带着艳红一起过来。”

一号没有留她,她不放心思慧在夜里开车,路太滑了。

“行,回去吧!”

陆思慧挥挥手,迈着大步走向胡同口。

一号目送她离开后,才去开门,铁将军把门,晋琛还没回来。

进院子后,关好院门,她先去了仓房,拿出木绊子和煤块。

自己过了,回家基本上都是冷屋子,不像在靠山屯,进门就是暖暖的。

陆思慧开着车朝自己的家驶去,那是她和子旭结婚的家,好久都没回去了,心里竟然有几分激动。

半个小时后,她的吉普车停在自己家房子门前,看着曾经的家,双手揣进衣兜里,激动的踩着雪走过去。

屋里一片漆黑,她用钥匙打开了院门,推门的时候有些推不动,院门被院里的积雪挡住了。

嘴角泛起一抹苦笑,她重新把院门锁好,双手撑住院墙,一个飞身跳进院里。

落地时,踩在积雪中,整个把她的脚埋进去。

院子里到处是一片白茫茫,像是童话世界一样。

她就站在那没有动,北风吹动她鬓角的乱发,鼻尖被冻的通红。

本来只是想看一眼就走,到底是经不住家的诱.惑,她迈步朝着屋门走过去。

“吱嘎,吱嘎。”

脚踩在积雪中,雪进了鞋里,冰冷一片,可这都挡不住她想回家的心。

用钥匙打开门口,感觉像是进了冰窖,伸手拉开灯绳,灯亮了,她看着墙上的白霜,这是她曾经温暖的家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