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麻豆传媒女演员

0 Comments

林羽琼不以为然的说道“无妨,一个金仙而已。仙帝、仙王我都见过,仙尊跟我是至交。我若是去了仙界,不要说是金仙,就算是玄仙和涅仙,都得出来相迎。”

“是是是,道友神通广大,如此我们赵家也就放心了,那这20年之约……”赵纯峰做了最后的试探性询问。

若林羽琼不敢答应20年之约,那就说明刚才的一切,都是林羽琼在自吹自擂。如果林羽琼敢答应,未必说明他真的可以跟仙尊是至交,但至少说明他在仙界有很深的根基。

“我答应!”林羽琼毫不犹豫的说道。

“那我就如此回复家族了!”赵纯峰开口道。

林羽琼点了点头,算是回应。

赵纯峰迟疑了一下,开口道“这皇帝之位,忱宣最为合适。等魔云宗占领了中州,我一定上启家族,让忱宣继承大位。”

林羽琼闻言,开口道“这是你们赵家家族的事情,我无权过问。”

见林羽琼这么说,赵纯峰放下心来,说明即使魔云宗一统了商虞国,这赵家的地位,也不会受什么影响。这步棋,走对了。

赵忱卓在房舍内,着急的等待着魔云宗的回复。虽然他觉得希望渺茫,但只要魔云宗没有做最终的决定,他就抱有一丝的希望。

就在赵忱卓烦躁不安时,赵忱宣推门而进。

“八弟,怎么样了?”赵忱宣还没开口,赵忱卓便着急的问道。

夏日午后私房照

赵忱宣点了点头,他知道此时六哥的心情,开口道“答应了,羽琼答应20年的停战期!”

“真的吗?”赵忱卓喜极而泣,他本以为此事无望,哪想到峰回路转。

“这是我们魔云宗的契约,里面有答应停战的信息。”赵忱宣递过一枚玉简。

拿到玉简,赵忱卓激动不已。他的一双眼睛兴奋到发红,他的短而粗胖的手指会不知不觉时时发抖,他脸上眼睛边那块肉会跳,他说话的声音也比平时短促,像是顺不过一口气来。

只有他自己知道,这些日子他是怎么度过的,那份煎熬,比抽魂炼魄还有痛苦。如今大事已定,悬的一颗心终于放下来了。

“八弟,从今以后,我这一脉,欠你性命。你但凡有差遣,一定万死不辞!”赵忱卓很是认真的说道。

赵忱宣笑了笑,没有说话。很多事情,没必要过多解释,更何况不解释对自己更为有利。

“这是天道宗的契约玉简!”赵忱卓也递过一个玉简。

这契约玉简,并没有一个法力上的约束力,只是一个道义上的约束力。一旦有一方违约,另一方可公布天下。

目前这种情况,双方谁也不可能给对方法力约束力的玉简。

赵忱卓也不管这些,反正他的任务完成了。带着对赵忱宣的万分感激,返回了中州。

送走了中州的使者,林羽琼在镛关宣布了一个决定,停战二十年,主力撤出镛关,回到总舵。留下一少部分修士驻守镛关,一旦天道宗不足20年来攻,起到缓冲的作用。

下一次大战,魔云宗会越过镛关,直接攻入中州,反守为攻。

回到魔云宗的总舵,林枫也已经率领缥缈宗的修士来到。

林羽琼下令对三派修士进行强力整合,将他们打散,安排到各个堂口。能够作战的修士,也是打散排进各个队伍之中。总之每个小组织里,包括原先魔云宗的修士,四个宗派的修士都要有。

这样二十年下来,相信三派的修士,基本上会被同化掉。

除了林羽龙所说的箭矢,铠甲以及旗帜也在打造。每支队伍都要有大旗,每个小队也要有旗帜。旗帜是每支队伍作战时,进行兵力聚合的标志。

这样一来,让葛辰阳和林羽霄负责的制宝堂极为繁忙,所幸缥缈宗的修士在这方面极为擅长,有了大量缥缈宗的修士补充进来,人力上倒也尚够。

经过整合,魔云宗总舵里,共有修士28万多,算上分散在各地的修士,有40万之众。其中编入军队的有5万多。

魔云宗修士的总数与天道宗相比,要多出10万左右,但可战修士的数量却要少10万左右。天道宗除了炼气期的修士外,人人皆可战。炼气期的修士本也可战,只是太弱,而且不能飞行,造成了作战不方便。

数量上的差距,林羽琼并不担心,毕竟魔云宗修士的战力极强。三派修士的融合,林羽琼也不担心,随着时间的推移,会逐渐融合进魔云宗。像何阳等人,已经基本上融入了魔云宗。

林羽琼比较担心的是20年后,若是天道宗开启了仙器,如何抵挡住金仙修为的邪修。虽然跟赵纯峰夸下海口,但实际会怎么样,林羽琼心里也没底。

林羽琼还担心的是,魔云宗核心团队的修士,普遍不高,如何提升众人的修为。

魔云宗的密室内,林羽琼正在闭目修炼。一个修士悄无声息的进入林羽琼所在的密室,对此,没有任何人察觉,包括林羽琼在内。

“修为增长的挺快的嘛!”那修士开口道。

林羽琼缓缓的睁开眼睛,略微一稽首,开口道“见过北望仙尊。”

见林羽琼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,北望说道“你要是不想跟我行礼,就不要行礼了。”

林羽琼笑了笑,说道“你可是仙尊,怎么可能不愿意呢,能给你行礼,是我的福分。”

“你这小滑头,礼下于人必有所求,说吧,又想让我帮你什么,还是想要仙晶嘛?”北望问道。

林羽琼摇了摇头,说道“有两件事情,还请仙尊帮忙,这第一件事情,就是天道宗有一个金仙境界的邪修。”

林羽琼将赵纯峰的话讲述了一遍。

北望沉吟道“金仙境界的邪修,被封印在一件仙器里?”

林羽琼点了点头。

“难道是他?”北望双眼闪着精光说道。

“你知道是谁?”林羽琼问道。

“应该是一个故人了,那件仙器应该是一对护腕!”北望说道。

“那么……”林羽琼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,他不知道这位故人跟北望的关系如何。

“他原本不是金仙境界的邪修,后来受了重伤,修为倒退到金仙境界。那护腕是他练功的场所,一次他不小心被人发现,直接被封印在那里。若我推算没有错,他的修为现在应该已经是玄仙的修为。

天道宗若不将他召唤出来倒好,若是召唤出来,恐怕根本就控制不住他。修真界要生灵涂炭了。”北望说道。

“他嗜杀?”林羽琼问道。

北望笑了笑,说道“他以吞噬修士来提升自身的修为,他若出来,一定会将释放他的修士吞掉,因为这些人最靠近他。当然,你也逃不掉,你们两派的修士都逃不掉。”